返回曲阜师范大学主页
站内搜索:
今天是: 
 
记者团
 眼看世界
 校园轶事
 曲园人物
 滨海曲影
 朝花夕拾
 关于我们
当前位置: 首页>>记者团>>朝花夕拾>>正文

【朝花夕拾】一世念,亦是世世念

2019年11月08日 22:26  点击:[]

一世念,亦是世世念

远处的小土坡上,安静如往常,殊不知一个跨越百年的故事将要在这上演……

他是一个兵。

它是一棵树,是他在参军的第一年种下的树。

那一年,他十七岁,它一岁。

他打心眼儿里知道,子弹不长眼,刀剑不留人,可他还是选择做个兵。他也打心眼里儿知道,每一场仗都是生离死别。在他住的地方,系红绳有好寓意,既能祈福又可消灾。两军歇战的安稳日子里,他常常赶回这树下,或是为了心中的这份愿想吧。他会为自己系红布,会为战友系红布,会为每次战役系红布……他会系好多好多的红布。

仗终于打完了。

再回首,树依然在,兵依然在,只是他们早已换了面孔。青丝变白发,岁月不饶当年少儿郎。那个秋日,兵拄着拐杖再一次来到树下,他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了,但他知道这是最后一次了。他抚摸像他一样长满了皱纹沟壑的树干,看着一树的红黄交错。耳中秋风里布条与树叶沙沙作响,眼中尽是一幅幅战友的熟悉面孔、一场场战争的血腥画面……向来坚强的兵哭了,哭得眼模糊。他扯着褪色军装的袖子往脸上抹了一下,喃喃道:老朋友们,这仗可算是打完了,敌人都被打跑了,太平日子要来了。咱们大家伙都是好样的!相信咱们的后人啊,更是好样的!咳咳……咳咳咳……还有你,大树啊大树啊,我怕是要去了……这些东西就托付给你吧,我会把我的骨灰埋在你这儿。这方疆土,你先替我守着吧,我就盼着这以后啊,能有人来传下去这份念想。这样我也就能在那边安安心心的了。他托付完了他的念想笑了笑,眼中闪着泪花。

这一年,他八十四岁,它六十八岁。

落叶飞扬在风里,铺展开一片金色的温柔阳光。一个还正是贪玩的时候的孩子,笑着,跑着,踩的银杏树叶咔咔作响。这孩子来到了银杏树下,仰望着树,痴痴地笑,叹:好大的一棵树呀!

孩子抬头望着树,心想:挂着这么多的布条,树爷爷一定很累吧。

于是,他冲着树嚷道:别担心,树爷爷!我帮你把布条摘下来,这样你就不那么累了。

他熟练的爬上了树,凑到一个布条前,将它摘了下来。多数的布条早已褪色,不复初时红艳,而那打结处依然红如初时。布条解下来,那树好像是吓了一跳,打了个颤,落下了不少的黄叶。

他摘下一条就紧紧抓在手里,像是得了宝贝儿一样,高兴极了,咯咯笑不停。他并未注意到随之落下的银杏叶子一片片啪啪的落在地上,像极了连续不断的眼泪。

不一会儿,他就已经摘下了所有的布条,这些布条足足得有一个怀抱那么多。他拿来铁锨,撸起袖子,在银杏树下费力地刨出了个坑,仔细把布条埋下。埋完后,他坐在树下用他的小手抚摸着树干,再次痴痴地笑了,露出了像是干完了一件大工程似的满足感,嘟囔着:嘿嘿,树爷爷,怎么样,不累了吧?不过……你为什么长了这么多布条呢?是要记住什么东西吗?其实我可以来帮你记呀!你要记的东西放在布条上,我要记的东西都放在我的小脑瓜里了。我的小脑瓜可厉害了!老师说,我能记住好多好多的东西。所以呀,以后就由我来记吧!好不好?不说话的话就当你默认咯。话毕,叶子之间碰撞摩擦的声音更大了,沙沙作响,似哭又似笑。

多年以后的秋天,那个孩子又来了,这次他已经从一个孩子长成了一个小伙子,并且一身戎装,熟悉的意气风发。

树爷爷,我要去参军了,去保卫边疆!他痴痴地笑了,用他的大手拍了拍树干,随着飘落的一片叶,悄然划过了少年的手背,打着旋儿落到了地上--那片埋有无数布条的大地。

这一年,他走了,树枯了。

白光忽现,枯树化少年

他乃吾之友。他虽早已去,吾却不忍弃了他的念想,于是乎,吾便始负其生平之念。而如今,吾观今之众人,再望后之众人,便可知执念已可了结,吾已可归去矣。树妖浅笑着。话音未落,便已乘风而去。

原这树妖是为那兵一世的念想。

树无言,却有情。树尚有如此之情,人之情岂不更甚耶?代代人相传,此念亦将不绝矣。

往后的秋里,失了老树的土坡不复往日的美好,而这世界正在愈来愈美好……

作者:王冬至

下一条:【朝花夕拾】偏·爱

关闭

 Copyright © Qufu Normal University. All Rights Reserved
 地址:日照市烟台北路80号    电话:0633-398008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