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曲阜师范大学主页
站内搜索:
今天是: 
 
记者团
 眼看世界
 校园轶事
 曲园人物
 滨海曲影
 朝花夕拾
 关于我们
当前位置: 首页>>记者团>>朝花夕拾>>正文

【朝花夕拾】单人旅途

2019年11月29日 12:41  点击:[]

单人旅途

我说那是旅途,用生命筑成的路。

——序

夜深得很静,空气中只残留着沉重的呼吸声。时针又转过了一圈。

她翻了一个身,换了个较舒服的姿势,眼角的余光下意识地瞥了他一眼。呼吸均匀,红扑扑的小脸蛋洋溢着青春与梦想,嘴角还残存着一丝上扬过的弧度。

大概是一个好梦吧,她想,会不会是又梦见了他的海呢?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。天空忽然划过一道闪电,隆隆的雷声震颤了她的世界,她搂他入怀,紧紧地。窗外,下起了雨。

“妈,你说好不好,明天我们就……”“啪”地一声久久地回荡在这间小小的破茅草房里,他蒙了,她也蒙了。

他捂着红肿的脸,委屈的眼神盯着她,让她更感到心慌。他的眼泪盘旋在眼眶,鼻子狠抽了一下:“妈?”

“我说不行就不行,快去睡你的觉!”她吮了一口刚才不小心扎破手指流出的血液,转身出了门。

他才十八岁啊。她内心在颤抖,她怕的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。

她临近中年才有了他,自然是对他喜爱得不得了,只可惜在他满月的那天,他的父亲在海上遇到了暴雨,连人带船全被卷入了海底。他是没什么印象的。

五岁。

“妈妈,你说航海家威风吗?”

“威风。”

“那我长大了就当一个航海家,环游世界……”他边笑嘴里边发出“呜呜”的声音,手悬在半空中作掌舵态。

他笑了,她也笑了。

八岁。

“妈妈,你说当航海家会不会有很多好吃的?”

“会啊,”她抬起手刮了他的鼻子一下,“你这个捣蛋鬼,没几个心思就知道吃……”

他傻傻笑着,她也笑了。

十岁。

“妈,我长大要当一名航海家,扶弱济贫,打败海盗,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,你是大英雄的妈妈!”

他一蹦一跳地向前走着,不时用脚踢踢石子。

“打不过怎么办?”她眼睛充满笑意。

“跑啊!”

“跑不就成狗熊了吗?

“不跑就会被生吞活剥,”他翻了个白眼,“家里还有妈等着我呢,我才不要死。”

十五岁。

“妈,你说海那面是什么?会是‘幸福’吗?”

她忙着为他绣辟邪的红肚兜,村里的算命先生说他中了邪,她头也没抬:“这熊孩子,整天胡寻思!再看,再看天都黑了!”

十八岁。风雨交加的夜晚。

“妈,我想明天就出发,到海的另一边,你说好不好……”

那一晚,她出手打了他,那是她第一次打他,也是最后一次。她没能想到,他小时的胡话,竟会成了他一生当中最大的梦想。

怒吼的风席卷着倾盆大雨向大地猛扑过来,仿佛想要将这突兀的小屋摧成粉末。雨急急地打在窗户上,不容她一刻的喘息。

她看着怀里的他,他突然“嘿嘿”地笑了起来,笑声荡漾在这冰冷的房间里,随着空气一起凝固了。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,泪悄然落下。

天亮了。她最终还是放他走了,虽然她不知道他为何对这不能当饭吃的梦想如此着迷。

“和你爹一样,呵。”她转过身,进了小木屋,她看不到背后的他早已哭成泪人,“走吧,都走吧,剩下我孤老婆子一个,倒落得一个清静!”

他咬了咬嘴唇,想说的话溜到嘴边却又咽回肚子里,转身,离开。

傍晚。“宝,睡觉了——”声音空荡地徘徊在房间里。

狂风暴雨如约而至,仿佛要毁灭她的整个世界。她抱着自己冰冷的四肢,感到了一种死一样的难过。

采编二部  刘帅



上一条:【朝花夕拾】裱糊匠 下一条:【朝花夕拾】枯叶蝶

关闭

 Copyright © Qufu Normal University. All Rights Reserved
 地址:日照市烟台北路80号    电话:0633-398008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