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曲阜师范大学主页
站内搜索:
今天是: 
 
记者团
 眼看世界
 校园轶事
 曲园人物
 滨海曲影
 朝花夕拾
 关于我们
当前位置: 首页>>记者团>>朝花夕拾>>正文

【朝花夕拾】裱糊匠

2019年11月29日 12:59  点击:[]

裱糊匠

世界之大无奇不有,人生在世,往往会听闻几位名士贤人或能工巧匠的大名。但众生百态,人之一生所识者不过寥寥,其间隐于市井的奇人异士更是鲜为人知。老人一拍惊堂木,悠然道:今天,我们要讲的,便是那奇人中的一位——裱糊匠。

此人干干瘦瘦皱皱巴巴,与邻家老翁并无不同,但奇就奇在他那特别的能力——不管为官者犯了多大的事儿,经过他的手,再烂的摊子也会变得干干净净、再黯淡的仕途也能再次被希望照亮,一句话概括,他就是为政绩看诊的扁鹊华佗。

当然,此“裱糊匠”非彼裱糊匠——与裱字补画没有半点关系。“裱糊匠”一职自古有之,每位匠人在晚年都会寻找下一任的继承人,将“手艺”教给继承人后,他们便辞职卸任——这就意味着世上只有一位“裱糊匠”。而大多数匠人都选择成为谏官谋士遮掩身份,少有主动替官员们修补政绩的,他们认为,这种事情做多了无异于逆天而行,下场多半是不得好死。但到了老头儿这里,却有不得不主动的理由。

老头儿出生在王朝末期,国家将倾,人人自危,不少官员趁机招兵买马,妄图拥兵自立与皇室叫嚣;而皇族早已自顾不暇,外有异族虎视眈眈,内有百姓起义不断……一时间人心惶惶,政局也乱作一团。

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老头儿一直抱有济世安民的理想,本欲通过科举谋个一官半职安定一方,不料赶考时遇到了上一任裱糊匠,生生被拉走教了十年“裱糊之技”。出师前师傅告诫他:“此举逆天伤本,切勿多为。你好自为之。”但年轻人听不进去,他想,或许这样便可救国家于危亡之中。

他读书那几年并非两耳不闻窗外事,相反,由于学堂受到叛乱的波及,他一直处于“游学”的状态,见过太多家破人亡、妻离子散,也见过太多良田荒芜、豪宅破落……救民于水火、救国于危难,这是他考科举的初衷;而这裱糊之技显然更加有效,年轻人自然把师傅的告诫抛在了脑后。

接下来的十几年里,他跑遍了大半个国家,修补了无数政绩上的问题和政策中的漏洞,带来了一片欣欣向荣之景。但不知怎的,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施展裱糊之技的次数愈发频繁。老头儿一开始只以为是碰上了连年天灾,但在愈来愈频繁的奔波中终于察觉到反常。

而今天,他在路上被几个年轻人截住了。

这一代年轻人胆子太大,老头儿想,穿着奇奇怪怪的衣服也就罢了,竟然连头发也剪得这么短,怕是他们的父亲和先生没尽到责任。他正这么想着,就听到为首的那个年轻人说道:“敢问阁下可是‘裱糊匠’?

“阁下不敢当,正是小老头儿我,你们有什么事?”

“是这样的,”年轻人严肃起来,“我们想请求您停止对政绩和政策的‘裱糊’。”

老头儿一愣,旋即笑道:“难不成你们想学陈胜吴广?那你们尽管揭竿为旗,我不过是不忍心让老百姓受苦而已,不会阻止你们的。你们打你们的,和小老头儿我又有什么关系?再说了,我修补那些漏洞,可以使他们免受饥寒之苦、天灾之扰,你又为何要求我停止呢?”

“不,您想错了,”年轻人道,“我们并不是想自立为王,我们只是单纯地想请求您停止这种行为……”

“那你又为何要阻止我?”老头儿有些恼,打断了他,“官员们有的昏庸无能不理政事,有的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,我替他们修补那些破破烂烂的政绩政策,为的不就是救国于危难?你们这群娃娃却打扮的奇奇怪怪数典忘祖,不关心社稷黎民也就罢了,竟还要来阻止我吗?在你们心里,究竟还有没有仁义二字?”

“你这是在害他们!是在害这个国家!”年轻人身后的一位青年似乎也被惹恼了,“封建早已成为社会之毒瘤,而你却还在替它遮羞!如果不是你延缓了社会进程,我们本应该在十几年前就将它淘汰!”

老头儿愣住了,似乎没听懂青年在说什么。

那个年轻人劝了同伴几句,转而又对他说道:他性子急了点,还请见谅。我们并不是不懂仁义,也并不是不知国家危亡。我们也想争得主权,也想国富民强。我们敬佩您这十几年为百姓的奔波劳累,但人民得来的安乐是真的吗?您走后,不出几年,他们又会回到饥寒交迫的状态——这是官员的错?是您的错?抑或是,这种制度的错?看到老头儿依然是怔愣的模样,他又道:就好比您是个真正的裱糊匠,有人送来一副画圣的真迹来让您修补,不过它每天都会有一小部分出现问题,而您则会随之将其修补……那么一年后,画作的主人来拿画时,他看到的是画圣真迹还是面目全非的涂鸦?

老头儿叹了口气,“那你们的目的……”

年轻人笑了,带着青春特有的朝气:“既然旧画已毁,何不再作新篇?破而后立,这就是我们的目标。”

这之后,大人们再也未见过那个皱皱巴巴的老头儿,官场上也再无“裱糊之技”的神话。“裱糊匠”一职,也就此成为数不清的民间传说中的一个。

话落,老人又是一拍惊堂木,道,今日故事已毕,再会!随即挥袖而去,留一席听众暗自咋舌,这太过神奇,怕不是真的。

传媒学院 杨珈琪


上一条:【朝花夕拾】光 下一条:【朝花夕拾】单人旅途

关闭

 Copyright © Qufu Normal University. All Rights Reserved
 地址:日照市烟台北路80号    电话:0633-3980088